182-2205-7828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袭来,向全体医护人员致敬!

举国欢庆的春节就要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气势汹汹地向我们袭来。

国家卫健委通报,截至1月22日24时,我国25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71例,其中重症95例,死亡17例。13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393例,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8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969人,尚有492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武汉一位病人传染了14位医护人员,在大家人人自危、避之不及的情况下,医护人员冲锋陷阵,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84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临危受命,亲自挂帅,出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奔赴疫区最前线——武汉,老当益壮、令人泪目!

我们无法忘记,2018年1月,一场全球肆虐的流感,医院挤满了患者,医护人员体力不支,纷纷累倒、病倒。

我们无法忘记,多少医生一天连续做好几台手术,顾不上吃饭。手术完成后,就直接累倒在地上,睡着了。

2015年4月,郑州大学附属洛阳中心医院心外科主任陈兴澎,主刀一例高难度手术,连续工作23个小时,圆满完成了手术。陈兴澎主任累得在手术室就地躺下,还回复了科室工作人员发给他的会诊信息和一个病人的咨询信息。

2017年4月,浙医二院肿瘤外科王晓晨副主任医师身穿墨绿色手术服,跪在手术台边,膝盖上没有任何护具,正全神贯注地做手术。男儿膝下有黄金,医生为什么跪了下来?这张照片被拍下后,瞬间引来关注。医护人员则表示,这样的事情在手术室并不少见。

2019年12月,宁波市眼科医院院长、59岁的王松鹤突发脑梗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亲人们在ICU病房外的家属等候区,一直守候着,双手合十,向不断前来探望的人们表示感谢。

医护人员从来没有节假日的概念,病人不放假,他们每天都要坚守岗位。

节假日上班、值班的医护人员,没有传说中的三倍工资。但是,他们依然会随时待命,为广大老百姓的健康服务。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在外科看病,你要面对的是一个大人。而在儿科看病,你要面对的是一个儿童和一群大人。

小孩高烧,没有退下去,家长就会找医生大吵大闹;护士输液,两针扎不上,家长就会炸毛。

孩子小的时候,我亲眼看到护士给一个幼儿没扎上针,孩子的爸爸直接掂起输液杆抡向护士,口中还骂骂咧咧。

护士只有受委屈、抹泪的份儿……

在儿科,一针不见血,护士就有可能遭受医疗暴力,那些对病儿直接负责的儿科医生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

2016年10月,莱钢医院35岁的青年医生李宝华在值夜班后,被一名患儿父亲砍死。他先是在值班室被砍,随后跑到护士站,未能获救,又被拽到办公室,身中15刀,头部12刀。更可恶的是,行凶者甚至一度阻止医院抢救李宝华。

李宝华被杀的原因,是因为行凶者的孩子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患儿病逝后,患儿父亲将儿子的死亡归咎到李宝华的身上。

追溯历史,华佗是第一个被医闹杀死的医生,遥想当年,曹操不顾众人劝阻,执意要杀死名医华佗。可是,后来,当他儿子生命垂危之时,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曹操痛哭流涕“悔不当杀那华佗”。

这不是自食其果吗?现代人更希望医生们都是华佗再世!

近年来,暴力伤医让人心寒,有人称之为医者之痛,有人称之为患者之痛,我以为,这更是社会与时代之痛。

医生是人,不是神。他们能治得了病,但是救不了命,暴力伤医事件却屡屡发生。

根据《中国医生执业状况白皮书》的数据,截止2018年1月9日,中国有66%的医师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医患冲突,其中经历过语言暴力的占51%,我国每所医院平均每年都要发生27起暴力伤医事件。

2018年7月12日,天津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47岁医生赵军艳在出诊时,被3名歹徒刺中数刀后身亡。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犯罪嫌疑人并非赵医生收治的患者,赵医生此前根本没有为凶手进行过任何诊疗。歹徒行凶后,称“和她没关系,算她倒霉”。赵军艳医生被刺事件引发空前关注,无异于一场舆论地震。

2019年1月16日,蔡某至四川合江县人民医院内科住院治疗。患者出现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对医生不满,先后对医生刘某、解某、高某等人进行殴打,致三人受伤。

2019年10月22日,杨某在甘肃省人民医院肛肠科,持刀对女医生冯某行凶。虽经全力抢救,冯某却不幸离世。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发生暴力伤医事件,共有三名医护人员被砍伤,另有一位患者受伤,其中一名陶姓医生受伤最为严重,后脑勺、胳膊多处被砍伤。

尤其是北京民航总医院急诊女医生被杀事件,让人们无比痛心。

竟然有人说:“你觉得有危险,别做这个行业嘛。”

更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还有400多人点赞。

我想问:

是谁让白衣天使成了高危职业?这起恶性杀医事件,到底是医生的问题,还是凶手的问题?

你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能保证自己及家人不生病吗?

如果医护人员都不做这个行业了,哪天你及家人有病了,谁来救你?

鲁迅先生当年弃医从文,是因为:“从那一回以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比伤害医护人员更可怕的是,大众对暴力杀医的推崇。

每一次暴力伤医事件之后,总会有人自以为是:这是医患纠纷!

我想说:这绝对不是医患纠纷,这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的犯罪,这是有预谋、有计划的恶意杀人行为!

近年来,学医的大学生越来越少,医疗行业正面临严重的“缺乏新鲜血液”。

这就是长久以来暴力伤医所带来的苦果!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

白岩松说得好:我们每个人生老病死四个字,全要跟医生打交道,所以我曾经问过一句话,医生是界于普通人和佛之间的一个职业,西方也可以叫界于普通人和上帝之间的一个职业,这句话要分两个层面解读:


一方面,每一个医生都是普通人,他们也有喜怒哀乐,有柴米油盐酱醋茶,有自己的委屈,有自己的心理问题,有自己的挣扎和抱怨,他们是普通人。

但是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的工作是面对别人的生老病死,他就天然的具有了佛和上帝的某些属性,现在加拿大的总理叫特鲁多,巧了,他是帅哥,天下粉丝很多,但是我认为他再帅都不如100多年前那个去世的加拿大人帅,那个医生叫特鲁多,因为那个特鲁多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是人类第一个提炼出结核杆菌的,更重要的是在于他墓碑上的那三行字:“偶尔去治愈,经常去帮助,总是在抚慰”,这才是最重要的。

面对暴力伤医事件,我们不能总说是医闹。这种说法,不仅是对医护人员的二次伤害,也是对广大患者的不负责任。

面对疾病与死亡,我们需要构建一套现代化的法律,在此之前,请停止戕害!

在疫情面前,我们众志成城,一定能够打赢这场战争!

最后,向84岁高龄,冲击在新疫情第一线的钟南山院士致敬!向春节期间,奋战在一线、

不能与家人团聚、坚守工作岗位的全体医护人员致敬!


上一篇:10天建一座医院,看看外国人怎么说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免费咨询

  • 客服: QQ
  • 客服: QQ
  • 18222057828